9/9/11

feature/interview - Photographer's' Companion (China) (攝影之友)

A feature interview for Photographer's' Companion / 攝影之友 (Sept 2011):

Photobucket

Photobucket

Photobucket

拿到實體本的朋友,是的,他們把我的本名印錯了,另外,也不是喜歡別人叫自己英文名字(andrea pun)多於中文名字(潘君儀),兩者喜歡程度其實基本上是一樣的,但因為那時侯被訪時,我都是用英文名字來放作品在網上的,所以只是習慣使然~~現在的話,用中文或是英文名字也沒關係了~

不過無論如何,整體來說是一個非常用心的專訪,我非常非常的感激 >__<

------

原文:


跨越巴别塔的语言─ Andrea Pun在摄影中自愈

原名潘俊仪(註:應該是潘君儀),1991年出生于中国香港,现在美国学习摄影,将自拍视为自我治愈。

在美国的生活使潘君儀更喜欢人们称她为Andrea Pun,她在拍摄时遇到过不少好心人的帮助:有人把屋子借给她拍照、有人主动来帮她搭道具,“他们的帮助和鼓励都成为我越发坚定地走到摄影这条路上的动力”。

其实更早前她的梦想是成为作家,她曾获得过香港青年文学奖。但在国外的生活使她逐渐失去了中文语感,一贯清晰的目标褪去,她陷入气馁中。但后来她发现写故事还有另一个途径,影像。她的影像更多呈现的是西方元素,凝练,不生涩,同时希望融入东方的细腻和纤巧。出于少女独特的细腻心思,她拍摄的对象绝大部分是女性,她用少女的身体来完成自我的想象,她的影像充满青春的情绪,有隔阂、有向往,如坚硬的碳一般脆弱。拍别人和拍自己有时是完全看心情而定,但更多时候,潘更享受自拍的过程。摄影对她而言是一场自我对话的过程,认识内在的另一个我。摄影安抚过她追求梦想时的不安,也平复过焦躁的心情,所以“自拍作品的过程对我而言,很自愈。”同时,这更是一个抽离的状态,能帮助她取得更多的灵感。

与其他女孩不同,潘并不认为年龄是优势,“我太年轻,目前的知识还不足以成为强大支撑,想要学的做的事情很多,时间真不够用。”同时她明确知道自己的生活阅历不够丰富,并试图用自己的方式来弥补。90后的年轻女孩选择摄影并不只因为年少轻狂,她迫切地想找到真正属于自己的话语风格,诠释眼中的世界。这个看似能凭着年轻冲破一切的热情,其实无比脆弱,因为未来还遥不可知。女孩求的情感就如同青春本身一样暧昧不清。但是懂得自己要什么,并且知道如何去攫取,已经是聪明者的姿态。

《摄影之友》:在拍摄中遇到的有趣的事吗?

Andrea Pun:去年我在洛杉矶一栋建筑前准备拍摄,几个警察用一个很“扯”的理由打断我,说“担心恐怖袭击”,原来那里是洛杉矶警局。一个好心的警察后来带我到附近的图书馆,因为那的光线和警局相似,我们后来成为了好朋友。

《摄影之友》:你认为怎样照片是好照片?

Andrea Pun:能让人留下深刻印象的照片。

《摄影之友》:为什么说自拍有一种自愈意义?

Andrea Pun:因为拍摄自拍作品时一般只会有我和相机,镜头前后的人都是我,这就像一场与自己的对话,可以使心境平静。

《摄影之友》:你目前是怎样的心理状态?

Andrea Pun:我现在正是闯荡世界、挑战自己的年纪,没什么包袱,所以在摄影路上纵然遇上挫败也很快恢复状态,继续奋斗,毕竟自己年纪还小,想要学习、想要做的事情却真的很多。

《摄影之友》:图像和文字对你是怎样的意义?

Andrea Pun:对我而言,文字是我的旧爱,图像是我的新欢,新欢旧爱外表不同,但内里个性很像,如果能和它们来一场轰轰烈烈的3P,那就是我人生最美好的时光。(笑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