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/15/11

荒木經惟《感傷的旅程.冬之旅》

別人在形容荒木經惟這日本攝影師時,總會把他連上情色二字,他給人的印象都是一堆女性裸體照。

無可置疑情慾性愛更是他常見的拍攝題材, 但相比起嘩眾取寵的一般色情照,他的作品卻是誠實的,是人面對慾望最單純的執著和情感。

我喜歡他的坦率,更喜歡他跟陽子的那份愛情,

假若我只能買他一本攝影集,那便會是《感傷的旅程.冬之旅》。

一本紀錄他們新婚旅行跟陽子患病後最後日子的攝影集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“陽子,你應該明白的。我想說的或許不是思念。


你站在街對面的時候,只是一個人。結婚這麼久,第一次看到你走在人群裡,走過我身邊。


只是你一個人。


陽子,還有很多事情,我可能不知道,關於你的。你從來沒有試圖告訴更多。


陽子,我在想,我們在一起的時候是不是正常的日子。除了你,我可能不會擁有更多。


東京的太陽就照在外邊的陽台上,就像你在的時候那樣。貓懶洋洋的爬在椅子上。桌上的煙缸架著支沒有抽完的香煙。



旁邊是你的照片。對面仍然沒有高樓。不知道你是不是還記得,站在那裡,可以看見太陽下山。



陽子,你一直都沒有告訴我,我說的很多話你都聽不到;其實很多話我只是在心裡對你說。



陽子,那天你對我說,“你不要對我太好。”當時你穿著和服,就站在不遠的地方。



陽子,不知道你是不是想要一個孩子。



陽子,不知道你是不是還記得,那天清晨在雨中,我們在石頭鋼琴上一起彈那首《土耳其進行曲》。



陽子,你曾經離開我三天,那三天我在想你會不會永遠的走掉,不再回來。如今,你已經離開了2年半。



有一晚,你躺在塌塌米上,背對著我。



陽子,像你說的,7月9日就會到來。每一年都有這樣一天。



我們踢著一支啤酒罐回家的晚上,我看到你臉上的微笑。只是來不及按下快門,那一刻已經過去了。



陽子,向日葵開的最好的那一天,東京的太陽也正暖。我們到了柳川,象結婚時來的那次一樣,那家旅館的小院仍然是乾淨的綠色。而我們住過的房間也沒有變過。



曾經見過的那個老婆婆已經94歲了。是不是除了時間,一切都不會改變?



陽子,我記得,你一直在笑,就坐在我的面前的船頭。



陽子,我以為你一直都在會在我身邊。



陽子,你記得嗎,那天在柳川的一個小理髮館裡,我睡著了。而此刻,你正躺在河邊的那艘小船上,睡的正香。風從身邊吹過的時候,我看著你哭了。



陽子,別人都以為我們是最好的夫妻。其實,我只是想知道,你和我一起是不是真的開心。



陽子,無論是後來的車禍還是你子宮裡的腫瘤,都不能讓我以為你會離開我。



即使是現在,我也一直覺得,你就在這裡。 ”



-----荒木經惟《感傷的旅程.冬之旅》

Photobucket

陽子, 1971 (《感傷的旅程》) © 荒木經惟 Yoko, 1971 (from “Sentimental Journey”) © Nobuyoshi Araki

No comments: